移动支付在香港 - 一个用家的几点观察

移动支付在香港 - 一个用家的几点观察

不久前我曾撰文,慨叹香港的智能城市发展,有被新加坡抛离的趋势,移动支付,就是其中一个例子。我不是金融业界或科技界的从业员,倒想从一个用家的角度,分享几点观察。

先来一点背景资料:因为工作关係,我被训练成半个科技控,经常对新事物非常好奇,新的服务都跃跃欲试。我也是一个苹果粉丝,Apple Pay一推出,我便已经立即将它下载;只要商户支援Apple Pay,基本上我都会用它来结帐。

其实我最早的移动支付体验,不是Apple Pay,而是支付宝的移动钱包(我有国内银行的个人户口)。我明白有不少朋友对内地的软件有戒心,是否选用,视乎个人的需要和选择。若论方便程度和整体设计的完整性,内地的支付软件的确是相对先进的。只需几个步骤,把支付宝和国内的银行咭连繫上,在国内消费、打车、朋友之间的P2P转账,都可以秒速完成。和它类似的微信钱包,我也有使用。

我有下载/开通手机程式,而还没有开始使用的本地移动支付程式,有TNG和最近汇丰和恒生银行推出的P2P「转帐易」服务。我没有开通/下载手机程式的,则包括八达通O! ePay、HKT「拍住赏」、Jetco Pay P2P。

用家的考虑

作为一个普通用家,是否开始使用一个移动支付服务,其实离不开三个考虑。首要因素,是安全性。有些朋友对金融科技、大数据、云端服务有忧虑,这个我理解。科技是两面刃,我个人相信数码化是不会逆转的大趋势,因此宁愿选择早日拥抱转变,只要是可靠的服务供应商,我都会考虑使用。

另一个考虑因素,是方便程度和用户体验。我们都是被科技宠坏的一群。有想知道的事情,我们可以用Google搜寻,或者上Facebook问朋友;不认得路手机有导航地图;叫车可以用Uber;想看电影可以用手机购票;一般的软件和手机app,需要登入的话,两至三个步骤便可完成⋯⋯我有朋友笑说她有一个“three-click rule”,任何事情如不能在3 clicks以内完成的,基本上她会直接放弃。

其实八达通宣布将会推出P2P服务的时候,我是满心期待的。但是当我看到申请需要上载身分证和住址证明,然后iOS用户还需要另外添置流动读写器方可把户口连接八达通卡,我就决定放弃了。

要使用HKT的「拍住赏」流动支付服务,非HKT的客户,要先申请一张实体的「拍住赏」卡,方可开通服务,我也因此打了退堂鼓。

汇丰和恒生银行推出的P2P「转账易」服务,我是满心欢喜的一推出便开通了,然而到了现在,这个P2P我一次还没有用过,最大的原因,是因为我必须在手机app用解码器登入手机银行,才可以用它的「转帐易」服务。这样繁琐的操作,朋友食饭AA制的话,还是直接付现金快捷一点。上限为连续2天港币3000元的小额转帐,运作可否简单一点?例如,能否以手机短讯提示密码确认,或者指纹识别,代替登入手机银行?相比起其他流动钱包,这样的操作太複杂了。

用家最后一个考虑因素,是普及性。TNG电子钱包的设计,其实是香港现有服务中最全面的,既有流动支付,又有P2P转账,抢在Apple Pay等流动支付之前推出市场,本来着了先机。奈何TNG这个品牌太新,接受TNG付款的商户太少,业务发展举步为艰。香港的P2P服务未能普及,汇丰恒生和Jetco网络的银行未能互相跨网转帐,亦是一个癥结问题。

Apple Pay 登记一张新卡,只需要输入信用卡资料,30秒内可以完成整个程序。几个提供流动支付服务的香港本地机构,相信亦投放了不少资去开发有关服务,然而各种繁琐的措施,却令人却步,着实可惜。

「国际都会」

现在在中国内地的主要城市,连路边卖煎饼的小摊档,都只需要一个二维码(QR Code)便可以接受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付款。观乎流动支付在中国的发展,「去现金化」的进程,一旦开始,会如「摩尔定律」寓言一般,以几何级数的速度增长。

随着 Apple Pay(已开通国家:美国、英国、加拿大、澳洲、中国、新加坡、瑞士、法国、香港、俄国、新西兰、日本[1])、Android Pay(已开通国家:美国、英国、新加坡、澳洲、香港[2])、微信支付(已开始支援的国家及地区:中国大陆、香港、台湾、日本、南韩[3]、澳洲、新家坡、美国[4])和支付宝(已开通:中国大陆、香港、全球共10个包括东京成田、首尔仁川、德国慕尼黑等国际机场[5])日渐普及,使用流动支付的人口,在世界各地将会不断增加。越是喜欢新事物、新科技的人,出国旅游公干的比例亦会越高。因此,使用流动支付的旅客,将会越来越多。

其实近这一年自己外游或者公干,其中一个明显的变化,就是需要兑换、携带的外币现金比以前少。这个和电子支付、流动支付、共享经济在世界各地越来越流行有直接关係。

现在在香港乘搭公共交通工具,主要依赖实体八达通卡。虽然自2013年起,八达通已经可以支援大部份具备NFC(近场通讯)功能的手机,碍于香港只有三间流动电话供应商(1010、CSL 和 Sun Mobile)提供八达通流动电话卡,这个服务几年来一直未能普及。对比新加坡最近推出的手机钱包Dash,虽然是由渣打银行及新加坡电讯共同研发并提供,但是服务却并不限于这两间公司的客户,而是所有新加坡的合法居民[6],可见当地推行流动支付的决心。

此外,Apple Pay 亦已经开始支援世界不同主要城市的公共交通支付。截至现在,已开通的服务包括英国伦敦(Transport for London辖下的所有公共交通工具)[7]、中国广州地铁(!)[8]、美国纽约(部份地铁路段)[9]。它下一站:日本[10](iPhone7 的Apple Pay将支援虚拟Suica卡(Suica与香港的八达通类似))。什幺时候香港的公共交通工具也可以支援Apple Pay,令外地旅客也可以透过他们的手机乘搭香港的交通工具?

说起交通,不得不提Uber。香港政府或许仍然认为Uber 是不合法的。但是,对外地游客来讲,Uber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服务。有了它,游客不需要担心语言不通,跟的士司机鸡同鸭讲,搞错目的地;也不用担心司机滥收车资;更加无须费神用外币支付。工作关係,我有不少旅居世界各地,一年最少三份一时间都在外地通勤的朋友,他们现时最依赖的其中一个服务,便是Uber。舟车劳顿,一个手机程式,世界通行,Uber确为他们省却了不少心神和时间。假如政府锐意向Uber开刀,而非检讨过时的法例,绝对会是香港作为国际都市的一大重创。

想深一层,其实Uber也是一个流动支付平台,不过它的业务重心着眼于交通运输罢了。最近Uber 在香港推出了食品外卖服务UberEats,在美国则有uberFRESH 外送新鲜食材、Uber Rush 包裹速递、 UberPool 汽车共乘服务、UberBOAT伊斯坦堡水上的士、Uber Helicopters直升机服务等等。

我相信流动支付越见普及,是世界的大趋势。购物付款方面的流动支付,根据现时的发展,将会很大机会由几大服务商(Apple Pay、Android Pay、支付宝、微信支付)所垄断。P2P转账,谁人能够抢先跟用户建立稳固关係,提供最方便、普及的服务,谁就能奠定领导地位。香港素来以国际都会自居,能够越快在商业及公共服务(例如公共交通工具)广泛支援流动支付,越能够保持我们的竞争力。当数码化服务已经成为新常态,旧有的门户之见、既得利益,只会窒碍创新,令香港整体落后于人,长远来讲对大家没有好处。

图:Apple Hong Kong 网页

作者博客;作者 facebook page